有一刻,突然长大

© 二十之后
Powered by LOFTER

愿你的生活像那些APP一样简洁

LOFTERA46F0A4CD023E4AA83C504FBA7263385

夜半,是否也要点根烟?

      最近的节奏很乱,doit.im的收集箱已经好久没有查看,随手记上的账本已经稀里糊涂,应该要做的事,要帮别人做的事,自己要做的事,必须要做的事,层层叠叠,不休。
      到这个点了,耳机,电脑,音乐。年初,答应自己的照顾好自己,还是断断续续地成了空话,始终还是忙忙碌碌,依旧不知道要过怎么样的生活,这段时间,依旧,不曾大悲,也不曾大喜。只有夜半时,突然感觉内心是空虚的,浮躁的,漏风的。
     当音乐列表里的歌,又只是无词的曲时,是否也要点根烟,过过烟朦半世的生活?

姑苏19则

001
有一件事很后悔,出发前没买够零食,在苏州乐园被坑的不是一点点而已,谨记。
002
去四个小时,回来四个小时,很累。我总是会把这颠簸的车程改成自我的遐思时间,向来如此,只听轻音乐,只看车外的风景,只是遐想。
003
和四班一起去的,没几个认识的。
004
周庄逛下来还是感觉商业化过于浓重,不自然,想来还是下次去安昌好了。但想想,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,真的没那种可以大呼小叫的冲动。
005
还是想把西塘留到合适的时候,虽然明知西塘会比周庄更糟糕,但对自己允诺过,我是一个喜欢意淫的人,feel比现实更重要。
006
苏州物价有点高,旅游比起户外太不划算,也不深刻。对园林完全无感,特别是团队游。
007
在苏州乐园玩了倒的过山车,在圆顶最上端,眼睛直面大地时,我想我除了恐惧,就只剩下人死前的大彻大悟了,看破世事,万事皆是浮尘小事,何必牵挂于心。
008
在猫的天空之城挑明信片,和YJX说好给彼此的EX寄,他挑了一大叠,寄了朋友。我选了3张,一张周庄风景的,寄姐,写“生活快乐,工作顺利,老弟,寄”,一张牛皮纸版型,正面空白,只写了收信人地址和姓名,无寄信人信息,这张盖邮戳最麻烦,大部分都是爱情主题的邮戳。第三张,木质雕版猫的天空之城明信片,给EX的,写的话第二天起来YJX问我,我说忘了,去寄的时候,只能寄挂号信,所以很无奈,写上了寄信人,感觉会被直接丢垃圾桶的。
009
吃了乌冬面,味道不错,还有烤猪蹄,比周庄的万三蹄好吃,外带一串糖葫芦,不够酸。第二天早饭是生煎包,甜的,腻。
010
Kindle里准备了两本书,《悟空传》和《喃喃》,后一本没怎么看,前一本有些感觉。还有一本是一直在看的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》,上次看到一半没继续下去,重看,还是看到有一段停住了,不想继续,怕。
011
回来路上定了个位,可惜没走常台高速,我想去你成长的那片地方看看,终未如愿。
012
在YHA奶茶店点了一杯热巧克力,有点小贵,店里有两只金毛,很慵懒,很温顺。但还是喜欢下面溜来溜去的猫,我总相信,猫比狗有自己的思维,温顺这事对人而言很好,对动物本身而言,就不一定了。
013
班级合影,发现时间过得太冲忙,我却跟不上步伐,青春太忙,只能趁着自以为是的年轻,多出去走走。大学,会是我最为挂念的阶段。
014
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,才会有什么样的故事,一群爱玩的小男孩,外加两小姑娘。
015
晚上住十楼,看楼下一对夫妻吵架,无话。
016
我的打双扣技术还是可以的。
017
我永远不适合入照,确信无疑。
018
苏州的城市布局很奇怪,城中心很古老,总感觉人气少了点,有点荒芜。路边的梧桐树,越发让人这样想,有点南京的味道。
019
路上手机只是用来看时间和关注马航的信息,只是感叹祸福旦夕,难料,比起生死,其他事,皆是小事。

大提琴的伤——致昨夜的未眠

     在网易音乐里淘到一张歌单,叫《大提琴的伤》。

     歌单的第一首是87年版倩女幽魂电视配乐《殇》,听了一遍,只是感觉如此熟悉,也许,只是习惯了这种情绪的音乐。随手看了一下评论,有一条这么写道“大提琴版拯救了这首歌,这殇里的不再是抽丝般的感情,而是那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惆怅”。

     如果说二胡适合那些最刺骨的悲曲,那大提琴则是以高贵的姿态,演奏那些繁华背后的落寞与孤寂。依旧记得《入殓师》里,面对那在广袤天地间独奏而起的生命悲歌,心间的颤抖。时常怀疑自己,为何是个男生,却有着比一般女生还敏感的内心。

     每天,还是会去操场跑步,远离嘈杂,带着ipod,从歌到曲,越来越把自己独立在一个人的空间里。喜欢黑色的天空下,悬着皎月,漫步,伴着大提琴的殇。有一天,对于感情,真的只是件简单的事,留意点时间给自己沉溺,在这里,做生做死,回到现实,依旧未曾伤过。像把大提琴,华丽,璀璨,却与生俱来,为那些孤寂而奏。

     致昨夜的未眠,

     致过往的过往,

     致大提琴的殇。

     

对不起,我沉沦太久了

        许久许久,你以为自己快崩溃了,你以为你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都出现了问题,你以为自己进入了最为冷酷的自我沉沦之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整整一年,一段挫败的感情,似乎夺去了你用来探寻的双眼。你就这样,在黑暗里,加入了失恋的行列,时时刻刻经历着失恋人都在经历的苦难。这是一个只有自己,以及回忆的世界,每天你都是在各种梦里惊醒,每天又都是在失眠之后的梦里睡死过去,你的梦里,总是只有那么一点事,那么一点人,那么一点剧情,你未曾想过,这个本该一直继续的梦,有天竟然成了一把盐,时不时地撒在你的伤口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几天,你先是闷声不说话,不理任何人,仿佛这个世界除了你,所有人都是该死的,欠你人情的。然后,你开始自嘲,开始破口大骂那个你认为出卖你感情的人,你恨不得把他全家祖宗也顺带一起,那几天,你对此乐此不疲,因为你仿佛总能找到很多他的缺点,你似乎开始庆幸自己拥有了一下子剖析一个人的能耐。又过了几天,你意识到自己已经找不出他的缺点了,甚至都懒得再提及,然后又只剩你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窗口。然后,你开始批斗起自己,你开始细心地拿手术刀剖开自己的心——你已经对他做过了这事,你一开始觉得痛,后来才发现,这种痛其实并不比剖析他时要痛,甚至于更自然。结果只是,你也发现了很多自己的缺点。接下来几天,你捧着自己的脸,傻傻地想着一些事,等到有一天,你突然站起来,拍拍自己被弄脏的衣服,说到“对不起,我沉沦太久了”
        不能继续的感情总是这样,总是一方以为自己受了无比的伤痛,继而沉沦,不愿说话或者逢人便诉说自己的苦难,到头来,再也走不出来。这只是因为你始终不愿用刀切去那些沉沦的外衣所带给你同情感——已经依附在你心上许久。而你真正应该渴望得到的,以及能够得到的是别人的理解,而不是赞同。
         希望那些和自己一样正在失恋,正在沉沦的人,能大胆地割去心里的欲求和不满,说一声“对不起,我沉沦太久了”